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泉的博客

三泉的《币邮之路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珍稀币枣红背绿的前世今生  

2011-05-09 08:15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2011年05月06日 11:23金融时报

  当今的集币市场,可以用“火爆”二字形容,以纸币为尤,其中又以退出流通的纸币为甚,第三套人民币一角券的两个版别——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更被誉为珍稀币。在不少人关注其价位不断攀升之时,本文想就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产生的始末追根究底,作些探讨。

  动荡的国际关系、艰难的国内经济决定了“枣红”的生命周期

  “枣红”是第三套人民币最早投入生产的品种,由中央美术学院的专家葛维墨设计,由我国著名钢板雕刻大师吴彭越雕刻。正面主景反映的是“干部下放劳动锻炼”的内容,采用的印制工艺是双面凹版印刷,使用的是从苏联进口的“小五星”水印钞票纸,于1962年4月率先发行。

  其实,在“枣红”一角券发行之前,中国人民银行已着手研究其停印和改版的问题了。笔者分析主要原因为:落实周恩来总理的重要指示。周总理早在1959年2月就提出:干部下放劳动锻炼(已然设计上报的一角券上的主图景)是国家较大的改革,但是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也是很重要的问题,应在钞票上增加这个内容。周总理建议将这两个内容结合起来放在一角券上,因为一角券流通数量较大,青年学生也经常接触,这样对他们有教育意义;贯彻中央“增产节约”的方针。1961年党中央提出了“八字方针”,对战胜国民经济严重困难采取了重大决策。中国人民银行积极贯彻中央精神,于当年10月向中央请示缩小人民币票面尺寸以节约原材料的问题,得到周总理的同意。11月,时任人民银行行长曹菊如提出:再缩小角币尺寸,使得主(元)辅(角)币之间的距离更为明显,因辅币印量较大,所以经济效益会更大,辅币的印刷方式可以考虑做到简化。为此1962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再次呈文给国务院,提出为进一步贯彻“增产节约”的方针,将三种辅币(5角、2角、1角)的尺寸再加缩小。请示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;迫于原材料的匮乏,“枣红”的生产时间是1960年到1962年,正值中苏两党关系紧张的时候。1960年7月苏联政府决定立即召回在华工作的全部苏联专家,废除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各项协议。当时我们从苏联进口的钞票纸已经所剩不多,作为小票面的一角券不可能再继续使用;解决印制工艺复杂、效率低下的问题。“枣红”的印制工艺是两面凹版印刷,工艺相对复杂,生产效率不高,产量与货币发行需求尚有距离。在中国人民银行再次呈文国务院的请示中,也提出简化印刷技术的问题一并得到批准。“枣红”随即停止了印刷。

  复杂的流通环境、敏感的时代背景让“背绿”过早退市

  “背绿”是在自力更生、厉行节约的旗帜下诞生。新版一角币,换纸是必然的。为解决钞票纸的问题,国家在河北省保定市筹建自己的钞票纸厂,从无到有需要勇气、需要志气,当然也需要时间,因为要对技术难关一个个突破。钞票纸的研制被列为“国家十年规划重点项目”,前后五年,历尽艰辛。1960年,第一张无水印钞票纸试制成功,解决了新一角券生产的“无米之炊”。

  根据周恩来总理曾经对一角券设计提出的建议,中国人民银行于1959年6月6日将修改后的一角券及其他角券、元券设计稿一并上报中央,获得同意。1963年,新版一角券开始生产。票面主景由中央美术学院专家侯一民设计,仍旧由吴彭越大师雕刻。除票面主景、图案装饰发生很大改变外,民族文字也由正面移至背面,冠字号码由背面移至正面,票幅尺寸由112毫米×52毫米缩小为105毫米×50毫米,主色调由红棕(俗称“枣红”)色改为浅棕色,背面为深绿色、棕色,“背绿”由此得名。印制工艺是正面为凹版印刷、背面为胶版印刷,生产效率得以提高。改版后的一角券于1966年1月开始发行。

  “背绿”在流通中遇到了麻烦。此前,新二角券也于1962年投入生产,1964年4月发行面世。由于新二角券正、背面的主色调均为绿色,背面汉语拼音行名、国徽、民族文字的位置与新一角券相同,面额数字周围的图案极其相似,因此在一角券“背绿”和新二角券混合流通过程中,有些群众反映二者的颜色近似,不易分辨,有的地方还曾为此引起过纠纷。加上第二套人民币的一角、二角还在流通,市场中票面多且乱,人民群众反映较大。中国人民银行党组对此十分重视,几次讨论并制定多项措施,其中就有:适当收回一部分新二角券,以缓和新一、二角券同时在市场上流通而产生的矛盾;立即着手改变新一角券背面的颜色。当时央行的印制管理局修改了一角券,人民银行将票样报国务院财办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批示同意,并要求“立即准备,必须办好。”

  “背绿”停止了生产。印钞厂转入生产第三个一角券的筹备阶段。位于上海的国营五四二厂开始了积极的找色、打样,位于北京的国营五四一厂停止新二角券的生产,也投入了研制与试生产的准备工作。新一角券开始批量生产,正背面主景、花团、装饰、文字均未发生变化,只是背面的颜色由深绿色改为棕色,印制工艺进一步简化,改为正、背面胶版印刷,生产效率得到大大提高。新一角券于1967年12月发行,一直流通到八十年代末期。

  中国人民银行从1967年12月开始对“背绿”一角券只收不付,从1971年11月开始对“枣红”色一角券只收不付。笔者认为,银行此举应是为了减少流通中的同一面额的票种,净化流通环境。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印制数量较小、银行较早地限制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的流通,却成就了它们今日的“尊贵”,成为集币市场上的珍稀品种,致使有些人听到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就会竖起耳朵,就会两眼放光。

 

  其实,一张新币的诞生,一张新币的寿命,只是历史机缘而已。关注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不仅仅要看不断攀升的市场价格,更应当看到它们身上折射出的历史风云、经济发展与时代变迁。关注货币,研究货币文化并从中得到启示,这也是不应忽视的层面。

 

    第三套的币王一直是背水、枣红、背绿这三种。关于其存世量一直众说纷纭,背水少是一定的,可是枣红和背绿无水印的存世量很少有人比较过。这里粗略的估计一下。


  据粗略考证,第三套背绿一角(包含背水)一共印制约29组冠字组(不含补号),每组6个冠字,理论印量是174个冠字共17.4亿张。如果计及不确定性,认为印制了28到32个冠字组,就是16.8亿到19.2亿张之间。背水的冠字号码现在倾向于认为是16个,这就是1.6亿张。所以算下来背绿无水印的发行量应该在16亿张附近。


  另据粗略估计,第三套枣红一角一共印制大约25冠字组,理论印量是150个冠字。计及不确定性,认为冠字组是25到30之间,发行就是15亿张到18亿张之间,合理估计也是16亿张左右。所以说,枣红和背绿的发行量是十分接近的,个人估计,其两个数字的偏差量一定在20%以内。


  然后可以估计其存世量了。枣红1964年发行,1971年开始只收不付;背绿1966年初发行,1967年底只收不付。两种券采用的处理方式是一样的,所以其衰减函数应该比较相似,留存率也不会差太多。以前网上说枣红由于长期的只收不付造成存世量比背绿还少,我看不尽然,因为背绿的只收不付在前。而且相比枣红,背绿是相对集中的被回收的,所以在民间的沉淀不够充分,而枣红的沉淀时间较长,理论上说会有更多的量滞留于民间。另外考虑到工艺因素对存世量的影响,枣红采用的是双面凹印技术,凹印油墨遍及正反面的大部分区域,使得枣红券十分耐磨(因为凹印油墨是很坚韧的,能起到保护膜的作用);而且枣红采用的是苏联制造的特一号纸,质地极佳,耐折耐水洗,这都是客观上增加其存世量的因素。而背绿采用的是单面凹印,而且正面凹印的范围相比枣红小了,还有,背绿包括背水采用的都是我国自己制造的水印纸,虽说足以敷用,但是质量难以和苏联钞纸相比。所以背绿的耐磨防折防水性能比枣红是差了好远的,这也使得背绿的存世量有减少的风险。


  当然,也有一些因素是会使枣红的存量减少更快的,比如枣红和普通的第三套一角差的太远了,所以银行的回收十分容易;而背绿正面和普通一角完全一样,可能会有不少机会成为漏网之鱼。但是这些应该不足以构成对存世量的显著影响。

  综上所述,我的看法是,枣红和背绿的存世量不会差太多,各地古玩市场上的所见也是如此,两者的量相差无几,差别没有古币二元和普通二元那么大。至于其价格为何差了不少,第一可能是由于人为炒作,第二可能是因为收藏者的喜欢程度不同,或者其在收藏者中的知名度不同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