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泉的博客

三泉的《币邮之路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枣红”“背绿”珍稀币的跌宕起伏  

2011-11-11 08:4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 当今的集币市场可谓“火爆”,第三套人民币一角券的两个版别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更是被誉为珍稀币而倍受追捧。在不少人关注其价位不断攀升之时,我们还应知晓它们的历史沉浮。   

 

  动荡的国际关系、艰难的国内经济决定了“枣红”的生命周期   

 

  “枣红”是第三套人民币最早投入生产的,正面主景反映了“干部下放劳动锻炼”,是由中央美术学院的专家葛维墨设计,著名钢版雕刻大师吴彭越雕刻。工艺技术是双面凹版印刷,使用的是进口苏联的“小五星”水印钞票纸。它于1962年4月率先发行。   

 

  其实,在“枣红”一角券发行之前,中国人民银行就已着手研究其停印和改版的问题了。主要原因有四:落实周恩来总理的重要指示。周总理早在1959年2月就提出:干部下放劳动锻炼(已然上报的一角券上的主图景)是国家较大的改革,但是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也很重要,建议将这两个内容结合起来放在一角券上,因为一角券青年学生经常接触,对他们有教育意义;贯彻中央“增产节约”的方针。1961年党中央提出了“八字方针”,对战胜国民经济严重困难采取了重大决策。中国人民银行于当年10月向中央请示缩小人民币票面尺寸以节约原材料的问题,得到周总理的同意。11月,人民银行行长曹菊如提出再缩小角币尺寸,使得主(元)辅(角)币之间的距离更为明显,因辅币印量较大,所以经济效益会更大,辅币的印刷方式可以考虑做到简化。为此1962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再次呈文给国务院,提出为进一步贯彻“增产节约”的方针,将三种辅币(5角、2角、1角)的尺寸再加缩小。请示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;迫于原材料的匮乏。“枣红”的生产的时间是1960年到1962年,正值中苏两党关系紧张的时候。1960年7月苏联政府决定立即召回在华工作的全部苏联专家,废除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各项协议。当时从苏联进口的钞票纸已经所剩不多,作为小票面的一角券不可能再继续使用;解决印制工艺复杂、效率低下的问题。“枣红”的印制工艺是两面凹版印刷,工艺相对复杂,生产效率不高,产量与货币发行需求尚有距离。在中国人民银行再次呈文国务院的请示中,也提出简化印刷技术的问题一并得到批准。“枣红”随即停止了印刷。  

 

  复杂的流通环境、敏感的时代背景让“背绿”过早退市   

 

  “背绿”是在自力更生、厉行节约的旗帜下诞生。生产新版一角币换纸是必然的。此前,国家已在河北省保定市筹建钞票纸厂,钞票纸的研制被列为“国家十年规划重点项目”,前后五年,历尽艰辛。1960年,第一张无水印钞票纸试制成功,解决了新一角券生产的“无米之炊”。  

 

  根据周恩来总理提出的建议,中国人民银行于1959年6月6日将修改后的一角券及其他角券、元券设计稿一并上报中央并获得同意。1963年,新版一角券开始生产。票面主景由中央美术学院专家侯一民设计,仍旧由吴彭越大师雕刻。除票面主景、图案装饰发生很大改变外,民族文字也由正面移至背面,冠字号码由背面移至正面,票幅尺寸由112毫米x52毫米缩小为105毫米x50毫米,主色调由红棕色(俗称“枣红”)改为浅棕色,背面为深绿色、棕色,“背绿”由此得名。印制工艺是正面为凹版印刷、背面为胶版印刷,生产效率得以提高。改版后的一角券于1966年1月开始发行。  

 

  “背绿”在流通中遇到了麻烦。此前,新二角券已于1964年4月发行面世。由于新二角券正、背面的主色调均为绿色,背面汉语拼音行名、国徽、民族文字的位置与新一角券相同,面额数字周围的图案极其相似,因此在一角券“背绿”和新二角券混合流通中,部分群众反映二者的颜色近似,不易分辨,有的地方还曾为此引起过纠纷。加上第二套人民币的一角、二角券还在流通,市场上票面多且乱,人民群众反映较大。中国人民银行党组对此十分重视,几次讨论并制定多项措施,其中就有:适当收回一部分新二角券,以缓和新一、二角券同时在市场上流通而产生的矛盾;立即着手改变新一角券背面的颜色。央行的印制管理局及时修改了一角券,人民银行将票样报国务院财办,李先念副总理批示同意,并要求“立即准备,必须办好。”  

 

  “背绿”停止了生产。印钞厂转入了第三个一角券的生产。新一角券正、背面主景、花团、装饰、文字均未发生变化,只是背面的颜色由深绿色改为棕色,印制工艺改为正、背面胶版印刷,生产效率得到大大提高。该券于1967年12月发行,一直流通到八十年代末期。  

 

  中国人民银行从1967年12月开始对“背绿”一角券只收不付,从1971年11月开始对“枣红”色一角券只收不付。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印制数量较小、银行较早地限制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的流通,却成就了它们今日的“尊贵”,成为集币市场上的珍稀币种。致使有些人听到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就会竖起耳朵,就会两眼放光。

 

  其实,一张新币的诞生,一张新币的寿命,只是历史机缘而已。关注“枣红”、“背绿”不仅仅要看不断攀升的市场价格,更应当看到它们身上折射出的历史风云、经济发展与时代变迁。关注货币,研究货币文化并从中得到启示,这也是不应忽视的层面。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